今天是2018年10月24日 星期三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新闻检索

环境影响报告(简本)

长江口深水航道12.5m水深向上延伸工程(三期航道上口至太仓港区)

环境影响报告(简本)

1 工程概况

本项目位于长江入海口,为长江口深水航道治理工程三期航道上口至太仓港区,现有主航道为自然水深航道,其间经南港航道、宝山水道下段、宝山南(北)水道、南支主槽至白茆沙南水道下端,全长约47km。工程地理位置见图2.1-1

航道按第三、四代集装箱船(实载吃水≤11.5m)和5万吨级满载散货船乘潮双向通航,兼顾7~10万吨级散货船减载全潮双向通航,以及30万吨级船舶减载乘潮单向通航的深水航道。航道设计底标高-12.5m(理论最低潮面,下同)。

1)工程疏浚施工量

根据20078月长江口大范围测图计算疏浚工程量,计算超深取0.4m,计算超宽两侧各取3m,疏浚工程量预计为70多万m3

2)维护性疏浚量

根据泥沙数模型研究成果确定年维护方量约为54m3(工程实施两年后)。另外,根据20072月和8月测图分析,新浏河沙尾部沙体有向航道移动的趋势,预计工程结束后1年内南港上航道产生70m3左右的淤积量。

3)施工工艺

由于工程区域属交通繁忙区,过往船舶较多,疏浚施工不影响正常交通,采用能够随时避让的耙吸挖泥船进行施工,施工工艺采用外抛工艺。

工程拟采用1500m3耙吸挖泥船挖泥,工期约3个月。

4)抛泥区

泥土处理考虑外抛,抛泥区选择新新桥通道上口,拟设抛泥区面积约0.8km2,水深在5.5m7.6m,平均水深约6.7m。该抛泥区到宝北水道疏浚区平均约7km。该抛泥区到宝南水道疏浚区平均约9km


 

2 环境质量现状

1)水环境质量

水质现状监测结果表明,溶解氧、pH、铜、锌、铅、镉、石油类和挥发性酚等水质指标均符合《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GB3838-2002I类标准,该水域的主要污染因子是氨氮、TNTPCODMn

2)沉积物质量

通过对评价水域底质环境质量的监测,CuPb均符合《土壤环境质量》级标准,而Cd污染比较严重。沉积物中TNTP含量相对较低,其中沉积物N主要以有机态形式存在,而沉积物P主要以无机态形式存在。

3)浮游植物

200712监测水域多样度指数均值为0.36,变动范围在0.09~0.54;均匀度均值为0.13,变动范围在0.04~0.23;丰富度均值为0.32,变动范围在0.20~0.45;单纯度均值为0.89,变动范围在0.82~0.98综合各项生态指标值,监测水域多样性指数、丰富度、单纯度小,种间分配均匀,但种类少,浮游植物群落结构处于不稳定状态。

4)浮游动物

根据调查结果,水域的浮游动物密度与生物量极低,总平均栖息密度和平均饵料生物量分别为69.10ind./m30.019g/m3;种类组成结构非常简单,共鉴定到浮游动物10种,其中球状许水蚤和中华华哲水蚤占浮游动物总数的90%以上,构成了该水域浮游生物的主体,说明冬季水温低,影响浮游动物种类组成及密度分布。

从各站位的浮游动物分布情况上看,Q1Q2站位浮游动物种类较多,均为6种,其他站位在23种。Q1Q2站位的种类较多,主要为河口半咸水生态类型和近岸低盐生态类型,一方面受到地理位置和水体运动的影响,另一方面岸边的石洞口第二电厂的生产活动也可能影响了附近水域的浮游动物的分布。

从多样性指数来分析,多样性指数H’<1,表明该水域处于污染的状态;丰富度指数d较低,单纯度指数C平均值较高,均匀度指数较低,反映出该季节在长江口深水航道水域的物种多样性极低,且种间分布不均匀。但考虑到冬季水温低,浮游动物种类少,密度和生物量也不高,仅从多样性指数上看并不能完全评价该水域的水质状况,然而浮游动物作为水生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其组成结构和分布情况影响到河口生态的稳定,因此随着工程的开展,加强水域动物检测和水体生态修复十分必要。

5)底栖动物

经过本次调查,共采集到底泥内的底栖动物1(河蚬),平均密度和生物量分别为3.33/m20.654g/m2。阿氏网共采集到大型底栖动物6种,其中甲壳动物和鱼类各3种,各站底栖动物的数量分布有较大变异,底栖动物的平均栖息密度和生物量分别为2.327 g/100m26.215/100m2。本水域大型底栖动物生物多样性很低,物种组成单一,优势种突出,群落结构不稳定。

6)潮间带底栖生物

通过4个断面的调查,共采集大型底栖动物8种,隶属于45纲。其中,甲壳动物占37.5%,软体动物占25%,多毛类占25%;纽形动物占12.5%。草滩上大型底栖动物的平均栖息密度和生物量分别为75.67 ind./m2189.99 g/m2;光滩上大型底栖动物的平均栖息密度和生物量分别为20.00 ind./m226.43 g/m24个断面草滩和光滩上大型底栖动物的多样性指数分别为1.220.93。无齿相手蟹、谭氏泥蟹和背褶沙蚕是草滩上的主要优势物种,尤其无齿相手蟹种群数量极大;光滩上主要优势底栖动物是谭氏泥蟹、河蚬和加州齿吻沙蚕。而在断面2草滩与光滩交界处有大量中华绒螯蟹分布。

3 环境影响分析

3.1水环境影响分析

根据工程疏浚过程中各种污染物排放情况,污染物的种类分为如下几类: 泥浆悬浮物; 疏浚弃土; 施工船舶油污水; 生活污水及生活垃圾; 噪声。其中噪声一项,因施工区域远离城市或居住点,生产机具产生的噪音强度较低,叠加不大,对人类生活不构成有危害的影响,因而可以不予考虑。

1)疏浚影响

水工建筑施工过程中的作业活动造成的污染,主要造成水体中悬浮物浓度的增高,主要污染因子为SS。从含沙量增量的量值上看,丰水季疏浚作业时,几个潮流特征时刻超过10mg/l(一、二类)的含沙量增量值的范围为2.46.0km2,其全潮可能影响的最大范围约16km2;作业期间超过三类(100mg/l)、四类(150mg/l)的区域迅速下降,全潮可能影响的最大范围分别为0.4529km20.1753km2。枯水季在超一、二类的影响范围相比丰水季略小,其全潮期可能影响的最大范围约为14.9km2,但超三类(100mg/l)和超四类(150mg/l)的水域面积却有所增加,全潮最大影响范围分别为0.5181km20.2499km2。从悬浮沙扩散的分布形状可以看出,枯水季对于沿河道向上的水域影响可能性较大,而丰水季则相反。

由 计算结果可知,随着时间的增长,疏浚产生的悬浮物经扩散后陆续在附近水域沉降,其沉降的厚度和范围逐渐增长。从分布形态上看,丰水季的沉降分布略靠近疏浚 区域相对偏向下游侧,而在枯水季则相反,悬浮沙的扩散沉降略偏重于疏浚区的上游。从沉降的量值上来看,丰水季疏浚作业进行5天后,疏浚悬浮物沉降的厚度超过0.1m的范围约为0.13km2;到十天后,出现沉降厚度超过0.5m的区域,大小为0.058km2,而沉降厚度超过0.1m的区域范围已经增至1.58km2;十五天后,疏浚区附近沉降厚度超过0.1m的范围约5.8km2,而超过0.5m的面积分别约为0.36km2。枯水季时,沉降厚度超过0.1m0.5m的范围在10天后的大小约为1.88km20.13km2,到十五天后增至5.55km20.5km2

疏浚作业结束(工作日达到71天)后,疏浚产生的悬浮沙沉降的影响范围有了明显的扩大。丰水季时,沉降厚度超过0.1m0.5m1m以及1.5m的区域面积分别约为19.3km25.2km21.7km20.7km2,枯水季相应的面积分别为18.9km25.0km22.0km21.0km2。由于多天的累积效应,在疏浚地局部小区域将出现沉降厚度较大的区域,沉降厚度超过3m的范围在丰水季与枯水季的面积分别约为0.07km20.14km2

2)疏浚弃土影响

根据对倾倒时悬浮沙扩散输移的数值计算结果,拟选倾倒区A周围含沙量增量值超过10mg/l(一、二类)的最大影响面积约为4.12km2(丰水季)和4.6km2(枯水季),含沙量增量值超过100mg/l(三类)的最大影响面积约为0.065m2(丰水季)和0.10km2(枯水季),含沙量增量值超过150mg/l(四类)的最大影响面积分别为0.005m2(丰水季)和0.026km2(枯水季);

拟选倾倒区A在倾倒作业进行到15天时,周围悬浮沙沉降厚度超过10cm的区域面积在丰水季约为0.11km2,在枯水季达到0.15km2,沉降厚度超过20cm的区域面积在丰水季和枯水季约为0.03km20.05km2,沉降厚度超过30cm的区域面积在丰水季和枯水季约为0.009km20.02km2

在倾倒工作结束后,沉降超过10cm20cm30cm的区域有明显的增大,拟选倾倒区A附近,沉降超过10cm的区域在丰水季的面积为1.13km2,枯水季则可达1.40km2,沉降厚度超过20cm的区域面积在丰水季和枯水季约为0.44km20.61km2,沉降厚度超过30cm的区域面积在丰水季和枯水季约为0.27km20.37km2

3.2生态环境影响分析

1)施工期生态影响

工程施工对水生生物和水体透明度造成的影响是暂时的、局部的、可逆的,随着工程施工的结束,影响随即消除。

由于工程施工,造成渔场面积缩小,特别在各渔汛期间水域渔船数量较大的情况下渔船更为拥挤在一定程度上,对作业时间产生影响

2)对敏感目标影响分析

本工程距离九段沙湿地自然保护区最近距离约35km左右,因此,在正常情况下不会直接影响九段沙湿地自然保护区的生态与环境,但若发生溢油事故等污染,则对该保护区的水生生态和湿地产生影响。

本工程距崇明东滩鸟类自然保护区和上海市长江口中华鲟自然保护区甚远,相继约45km左 右,因此,施工期和营运期不会对崇明东滩鸟类自然保护区产生显著影响,但本工程会占据新浏河沙边滩的小部分湿地区域,对迁徙过程中的零星歇憩鸟类的栖息地 和取食会有一定的影响,同时施工过程中产生的噪声可能会对鸟类的迁徙有较小程度的影响。另外,工程水域也是中华鲟的洄游通道,因此,施工期间受工程影响, 可能会对中华鲟洄游产生一定干扰。

本工程距青草沙水源地保护区上游泵闸较近,相继约7km左右,在正常营运情况下不会对水源保护区产生影响;但若因船舶航行过程中因碰撞等发生溢油事故,在西风或西北风向和落潮条件下,会对水库取水产生影响,应在相关部门的组织下采取溢油应急措施。

4环境保护措施

4.1水环境保护措施

1)疏浚抛泥作业将会对周围海水水质产生影响影响,应采取以下措施。

精选疏浚船舶,提高疏浚质量

疏浚船舶采用较先进的耙吸式挖泥船,可根据各区段粉细砂和淤泥质粉质粘土的密实程度启用高压冲水,从而减轻悬浮物扩散污染。所有排泥管法兰均为铸钢件,具有很好的水密性能。橡胶软管在加工时即与两端钢法兰加固成一个整体,避免传统卡箍连接易泄漏问题。

加强船舶维护管理

确保各施工船舶船机状况始终处于良好的状态,确保挖泥船的准确计量,提高航道疏浚质量

限制溢流时间

河段河床底质由淤泥质和细粉砂组成,自航耙吸挖泥船采用装舱法施工。在疏浚基建工程中,驻船监理严格控制溢流时间,尽量减少回淤到航槽中的溢流泥砂,溢流时间基本控制在15~20分钟内。

严格控制抛泥到位

经常性的检查泥门的紧闭程度,有效控制装舱过量问题,没有因泥门漏泥和风浪引起的船舶倾斜而造成的泥浆外溢现象的发生。要求船舶必须到国家海洋局批复的抛泥区去抛泥。

2)施工期施工人员施工营地依托原横沙施工基地,生活污水依托原污水处理设施进行处理。

3)施工船舶产生的机舱油污水、生活污水等废物应将污水通过营口港油污水接收处理船进行接收并处理。船舶垃圾应做好日常的收集、分类与储存工作,靠岸后交陆域处理。

4.2生态环境影响减缓措施

1)由于工程位置正处于中华绒螯蟹、凤鲚、刀鲚和鳗鲡等鱼类洄游通道边缘,因此,建议在刀鲚洄游(34月)和凤鲚(58月)产卵、洄游和中华绒螯蟹(124月)、中华鲟(48月)降海期间尽量减少施工强度,降低施工对上述珍稀、经济鱼类和蟹类的影响。

2)在施工期间施工船只与渔业生产船只保护距离,避免发生冲突,相互影响。

3)在施工期内应加强对工程区域滩涂和水域内中华鲟等保护动物的观测,倘若发现有因工程施工导致受伤的中华鲟等保护动物,应立即主动向上海渔政管理部分或中华鲟保护区报告,及时将受伤中华鲟送往中华鲟保护区或送往由上海渔政管理部门指派的地点进行保护。

4)对施工期附近水域开展生态环境及渔业资源跟踪监测,及时了解工程施工对渔业生态及渔业资源的实际影响。

上一篇:长江口深水航道12.5m水深向上延伸工程(三期航道上口至太仓港区)环境影响评价第二次公示

下一篇:交通行业“青年文明号” 负责人受训